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洪荒之力在阻止宝宝开动社会主义建设的列车

情节大纲

1

在药师兜的密林里鼬解除了秽土转生

但是在最后看到了佐助的泪水

本来应该升天的灵魂(out of净土)被耽美大神之力留了下来

“你真是个爱哭鬼,佐助”

但是一直昏迷不醒 其他情节保留

2

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之后,佐助带着鼬回到了木叶疗伤,但即使是纲手也束手无策

毕竟是涉及到禁术与灵魂的缺失,再好的医疗忍术也鞭长莫及。只能暂时用千手的细胞维持鼬的身体。佐助留在了木叶,和鸣人一样接受了手臂的治疗。

与此同时,卡卡西继任了火影六代目。鸣人和小樱一直帮忙照顾鼬,鸣人和佐助在村子中的地位很高,事务也开始繁忙起来。小樱主动表示愿意和佐助一起照顾他的兄长(就是求婚),但是佐助拒绝了。“我们果然还是不一样的”“而且,最重要的东西我已经得到了”

这样想着,怀着绝望又苦涩的希望日复一日地守在鼬身边的佐助此时或许还有一点不切实际的执念吧

 “哥哥,你是因为我留下来的,但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否正确了”

“哥哥,对不起”

在一个夜晚。执行完任务回到家中佐助,看着鼬的睡颜,流下了几近崩溃眼泪、

 

3

宇智波鼬醒了,这个被埋没的木叶真正的英雄,他的过往与误解一起沉淀在了属于过去的战争的历史里。

木叶的医生在做了常规检查后摇了摇头、“身体还很虚弱,但是失忆的原因不明”

 

 “你真是个爱哭鬼,佐助”

这是失忆后的鼬对埋在他胸前痛哭的佐助说的第一句话,事后却再也叫不出佐助的名字、

“因为那天看到你流泪了”

“我想,如果真的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大概是没有陪伴你一起成长。留给你的只有仇恨与苦痛吧”这是失忆后的鼬没有说出的话

4
与君世世为兄弟

佐助牵起了鼬的手,我是宇智波佐助,是你唯一的弟弟,我很想你,

这是我们曾经的家,因为经历了一些事,这里已经没有人住了,但是你还有我。

欢迎回家。哥哥。

佐助露出了儿时的笑容,鼬晃神良久。

“佐助”

“是我,哥哥。”

开车情节*1

“哥哥,很疼吗”

“原来哥哥也是会疼的”

虽是这样说,佐助却停了下来。

轻轻吻了鼬的眼角。

 

5

虽然不是很明白,但你的背影似乎在哭泣

——干柿鬼鲛

佐助带着鼬暂时离开了木叶,第七班来送别。

“我想和鼬一起去看看他所守护的世界”

“佐助,我们会等你的”

他们来到曾经晓外道魔像基地的时候,天空落下了雨

“无论是地点还是时节,这场雨都下得很奇怪啊,哥哥”佐助小声地说,虽然鼬的记忆还没有恢复,但是在兄长的面前,佐助总是会不自觉地表现地像一个小孩子。因为他发现,只要这样,鼬就会习惯性地用稍带宠溺的目光看着他。就像回到了从前。

但是这次鼬却主动走到了雨中

“笨蛋哥哥快回来,淋雨对你的身体不好”佐助着急地说道,却莫名地觉得鼬想起了什么。

他的背影很忧伤。和雨幕融在了一起。仿佛在哭泣一般。

 

“那个时候,我以为你死了”佐助听见鼬远处的声音

“什么?”

“白绝说你被卷入迪达拉的自爆中身亡的那一天,就是这样的雨天”

“鬼鲛说这样宇智波一族就只剩我一个人了”

“我却在想,不会的,在没有亲手杀死我之前,你是不会死的”

……

这是失忆以后第一次鼬对佐助说了这么长的话,佐助从背后抱住了鼬,泪水和雨水混在了一起。

 “对不起,佐助”鼬回过头,像那天一样笑了。

雨停了下来、

6

宇智波鼬病倒了,似乎耗尽了生命力与灵魂,药石罔顾。

小樱来看望他。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鼬他,本身就带有绝症。

佐助的表情平静得可怕。

只有鸣人发现了他的想法,“佐助,作为兄弟我理解你在想什么”、“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鼬他为什么会在解开术之后留下来”、“他只是想多陪伴你一段时间,现在让他了无牵挂地离去不好吗”

“不好”佐助的偏执似乎又回来了

“什么……你知道你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吗?你这样做鼬也不会高兴的,为什么你这么……”

“他不是我的兄弟、他是我的爱人”

鸣人良久没有说话,

“你理解也好阻止我也罢,我一定要复活他”

“即使是付出生命……?”

佐助淡然一笑

……

“他总说我是个爱哭鬼,但是那天我见到了他的泪水”*火车情节2

“如果失败的话,大不如一起好了”

“对不起,鸣人”

7轮回天生

佐助用轮回天生复活了鼬,那是鼬18岁的模样。

鸣人及时出现。用千手的细胞救活了奄奄一息的佐助。

HappyEnding?

 

宇智波宅的樱花树下,身量已经和鼬比肩的佐助笑了。

“欢迎回家,鼬”

番外

形容继承了母亲的精致清秀的佐助变得像个哥哥。

不准鼬干这,不准鼬干那。就差把鼬24小时圈禁在自己的身边了。

连做任务也要跟在一起。写轮眼?禁止使用!

鼬只是一如既往地包容着宠溺着、在床上也是。开车*3

这样的日子却也平稳了下来、岁月静好?

佐助的头上却无时不悬挂着达摩克里斯之剑。

虽然拼尽全力让鼬回到了发病前的年岁,但是谁知道这个绝症是不是先天的,人人都说天妒英才,为什么哥哥偏偏就是那个天才?而自己的轮回眼在上一次的使用中已经退化回写轮眼了。这让佐助不得不对鼬过度保护起来。

一年,  两年。谁知道我们能互相陪伴多久呢。

鼬只是无意间说了一句淡然的话,就被佐助狠狠折腾了许久、开车*4

岁月就这样安稳而无情地流逝而过、在佐助过度紧张的保护下,鼬平安地度过了一年。

“待续”

评论(1)
热度(10)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