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直线之外01

在十月的一个早晨,鸣人和佐助合力封印了辉夜姬,把众人从神树的无限月读之中解救了出来。

“佐助,你去哪里?”“去看我哥哥。”“???”

因为六道和柱间的力量,大战后的佐助并没有感到特别疲惫,他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往大蛇丸的基地赶去。接近中午的时候,天空下起了雨,似乎是在为满目疮痍的大地熨平伤痛。

蛇居的洞穴结构使实验设施在战火中大部分保留了下来。门口的重吾第一个发现了他,向他点了点头,正是他将鼬的状况转达给了佐助。佐助往里面走去,刚刚“复活”不久的大蛇丸正在实验台前记录着查克拉卷轴。台上插满管子的人正是他被秽土转生的哥哥——宇智波鼬。

“情况如何?”大战后的佐助声音更加沉稳了,又有些不易察觉的冷酷。

大蛇丸不以为意地舔了舔舌头,沙哑道:“不用担心,他只是睡着了”

“睡着了?”

“是的,他的身体没有外伤,查克拉也正在慢慢恢复,不过,我需要了解当时的情况才能更好地判断,在我看来,这并不是秽土转生的身体,他用了解术,是吧?”

佐助不经意地挑了挑眉:“那天,他对兜用了伊邪那美,解除了秽土转生。我想起曾见过秽土转生的施术手印,在他跟我告别时对他用了幻术。”

“哦呀哦呀,真让人吃惊。也就是说,鼬是在秽土转生解除之后实施的解印,该称赞你瞳术超过了你哥哥,还是说你太乱来呢,这种情况下解术能够完整地实施,还真是个奇迹”

“至少他现在活下来了,不是吗”佐助的语气冰冷而坚定。

大蛇丸正在记录的医疗卷轴停顿了一下,慢慢地收了起来。

“不过我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什么?”

“我在检查鼬的身体时,确认了一件事,鼬的身体撑不了三个月”大蛇丸拿着卷轴的手还没有把3顺利地比出来,佐助的草雉剑已经比在了他的喉咙。

“你的脾气真的一点没变”大蛇丸咧开嘴角,脖子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向后弯去,巧妙地避开了剑锋。“听我把话说完”大蛇丸从嘴中通灵出了一份卷轴,佐助依旧冷冷地看着他。

“我还是晓的一员时,曾经搜集过他们每一个人的情报,因为觊觎宇智波一族的身体,对鼬的资料记录得尤其详细,不过你知道为什么我会转而开始注意你么,佐助?”

佐助厌恶地朝大蛇丸挥了一剑,转眼间那份卷轴就到了他的手上。他脑海里浮现出鼬在和他对战时多次吐血的样子,不禁眉头一皱。
“如你所见,因为那时鼬已经身患绝症了”

佐助一目十行地看着鼬在晓的记录,心中的不安愈演愈烈:“你闭嘴!”

他读过太多大蛇丸的卷轴,也正因如此,他甚至找不到理由来反驳,大蛇丸的话就像一枚钉子,深深地扎进了他的心脏。他的耳边响起了当时还是阿飞的带土的话:“为了将新的力量传授给你…身受重病的折磨,自知死期将至,就算勉强用药物续命…也要为他最爱的弟弟…”

草雉剑落在了地上,佐助捂着疯狂跳动的轮回眼痛苦地向后踉跄了一步。大蛇丸嘴角浮起一个耐人寻味的弧度。这时身后的仪器开始滴滴叫起来。
“哦,鼬快要醒了”

佐助向台上看去,露出的右眼里满是惊慌与脆弱。输液管一根一根从鼬身上撤离,然后是呼吸管,鼬的眼睛缓缓地睁开,一点一点开始聚焦。在佐助眼中,有那么一瞬间,几乎和鼬死去的身影重合起来。

佐助松开了手,稍长的碎发挡住了他的左眼,缓缓向鼬走去。

评论(2)
热度(16)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