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直线之外02

鼬醒来时发现自己的左眼失明,一个很像佐助的少年正默默地看着他。他眼中难以掩饰的悲伤沉重得让鼬习惯性移开了目光。

鼬对着陌生的天花板沉默了一会,然后装作平静地坐起来,问眼前的少年:“这是哪里?”

回答他的是少年紧紧的拥抱,湿嗒嗒的,勒得他胸口有点痛。

他把目光移向室内的另外一个活人,长相妖冶,皮肤是病态的青灰,莫名有点面熟,脑子却像弹棉花似的嗡嗡乱响起来,他只好放弃思考,继续问道:“这是哪?你们是谁?”

怀中的少年闻声猛地抬头,红红的眼圈让鼬看着有点心疼,正想着帮他擦一擦泪水,那少年已经开口了:“你不记得我了吗,哥哥?”

“你真的是…佐助?”鼬觉得自己的嗓音低沉了不少,但他把这归结于刚醒来的缘故。他看着这个少年,的确很像佐助,确切的说,是佐助十年后的样子。

“是我…哥哥你感觉如何?之前的事…都不记得了吗?”

鼬摇了摇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跟印象中有很大的不同。虽然对自己的处境感觉莫名,但他还是本能地相信了佐助的话。

“我似乎忘了很多事”刚要试图回想,脑海里就出现止水剜下自己的眼睛只身跳下悬崖的场景,之后是乱流的南贺川,满目猩红,头痛不已。

“怎么了哥哥?”佐助紧张地捉住了鼬身侧的手腕——

“这是怎么回事?” 佐助转而问大蛇丸,冷峻的眉眼里透出难以自制的慌张。

大蛇丸注视着医疗卷轴良久,开口道:“这大概是解术实施时,灵魂没有完全回归的缘故,”

“怎么会…”

“简而言之,鼬失忆了。”

昏暗的会客室,鼬花了点时间接受了一觉醒来十年过去的事实。气氛一时有点沉重。

大蛇丸无视佐助驱逐的眼神,眯了眯眼问道:“鼬桑,你还记得我吗”

“嗯,记得”

佐助看着大蛇丸的眼神一下子危险起来,大蛇丸仍不以为意地笑着。

“你是木叶S级叛忍吧?不过和暗部通缉令相貌变化很大”鼬一本正经地答道。

“嘛,毕竟已经十年过去了嘛。不久前我可是被你和佐助杀死过一回呢”

“啊,这样啊。”鼬的语气依旧毫无波澜。

明明是在自己的基地,自己的会客室,大蛇丸却觉得浑身不自在,找了个借口溜走了。

“佐助,”鼬对自己低沉的声音有些不习惯。

从他醒过来开始,佐助的目光就从来没有离开过他,被感觉上比自己年长的英俊的弟弟一直注视,饶是鼬也有点承受不住:“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醒来后的鼬无论是神态还是语气都跟以前不同了,佐助一边在心里告诉自己哥哥现在心理只有十二岁,一边又不禁窃喜可以看到这样的哥哥。他佯装咳嗽了一下:“没什么,只是觉得这样的哥哥很可爱”

一不小心就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佐助默默地红了脸。

没想到鼬温和地笑了起来,就像以前面对佐助对他撒娇一样,他摸了摸佐助刺棱的头发,还是跟记忆中一样软,“佐助长大了呢。”却发现长大版佐助眼眶又微微红了,鼬手上一顿,“看来这十年发生了很多事…”

“哥哥!”佐助突然打断道,“哥哥刚刚醒来,身体还很虚弱,先休息一会吧。”

评论(1)
热度(10)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