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直线之外03

“哥哥,换洗的衣服我放在外面了”

片刻后听到里面人的回应:“好的”

洗完澡的鼬擦着头发出来,下面只围着一条浴巾。

看见门口的白色浴袍和佐助,也没多余的想法,脱下,换上,在腰上稳稳打了个结。

直到鼬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佐助,佐助这才从刚才乍泄的春光中回过神来。

佐助一面告诉自己哥哥内心还是十二岁,一面又忍不住回想刚刚的场景,语气一时有点急促:“哥哥洗了这么久,是不是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

鼬不易察觉停顿了一下,说道:“没什么,只是一时还有点不习惯”

佐助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停顿,但是没说什么。外面还下着雨,大蛇丸的基地也算是自己的第二住所。佐助轻车熟路地带着鼬逛起来。大蛇丸早已不知道跑哪沉迷他的科学实验去了。

佐助回想着大蛇丸给他的资料,目前哥哥的查克拉还没有恢复,唯一能做的就是减少查克拉的使用,尤其是对身体负担极大的万花筒。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救哥哥,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但如果可以,他并不希望哥哥想起以前的事。

一路上佐助说了很多话,大多关于大蛇丸奇奇怪怪的实验,如果不是亲眼见过佐助对大蛇丸嗤之以鼻态度的人,几乎以为这又是一个信奉科学的迷弟。

而鼬一直笑着,两人像是真的回到了十年前。佐助还是那个喜欢对着兄长叽叽喳喳的小鬼,而鼬依旧成熟而温柔,一点儿也没变。

他们经过一片靶场,上面的苦无和手里剑早已被拔净,只留下深深浅浅的坑痕。

佐助想继续往前走,但鼬停了下来。他看着雨中的靶场,所有的坑痕都落在靶心:“佐助,这是不是你修炼的地方?”

佐助想起那段被复仇占满内心的时光,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不堪回首。那时的他,只是单纯地想要变强,复仇,为了复仇而变强而已。到最后也分不清楚自己是为了杀掉鼬,还是为了向鼬证明自己。回过头来想想,自己不过是按照他的安排,让他死在自己面前。

佐助突然觉得很不甘心,为什么那个人连自己的死亡也要计算在内,一次又一次。他有些愤慨地想,这次决不会再让你逃掉了。

 “佐助?”鼬发现佐助的目光突然充满阴沉的怒气,这让他感到陌生,也有些担心。

 佐助看着眼前的人,渐渐平静了下来,这个人还什么都不知道。他有些狡黠地一笑:“是的。要论手里剑的话,我已经超过哥哥了”

“哦?”鼬的脸上露出生动的表情,这是幼年佐助熟悉的,面对自己逞强夸大时,包容而不置可否的表情。佐助控制不住想去占有这个人的所有,让他什么也想不起来,只看着自己一个人。他轻轻松松地抬起左手,三个苦无同时从他的手中飞出,又在空中短暂地相撞,稳稳落在正中和左右的门后的靶心,无需查看。

佐助把苦无递给哥哥,嘴角忍不住上扬:“哥哥查克拉还没有恢复,不用…”语音未落,甚至并没有注意到鼬的出手,门后就传来了苦无掉落的声音。

“好强,哥哥你十二岁就这么强?”两人都没有用写轮眼。只是玩乐而已,也并没有多认真。

“佐助真的长大了呢”鼬摸摸佐助的后脑勺,似乎对熟悉的手感有点上瘾。他现在只比佐助高半个头了,但做起来仍然毫不费力。

 佐助有点不服地嘟起了嘴,心里却泛起甜蜜。无论多大,在哥哥面前,他永远是个小孩。


评论
热度(10)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