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直线之外05

“哥哥…哥哥?”身边的佐助把他从回忆中唤醒,“对不起,我不该问的,我只是觉得哥哥醒来后很悲伤,所以有点担心哥哥”

“没什么佐助”鼬轻轻拍了拍佐助的手,“我只是想到了一个故人”

佐助在黑暗中凝视着兄长的侧脸,高鼻深目,下巴稍显瘦削。他的脸上少起波澜,佐助却读出了一抹悲怆的味道。

 “是止水哥吗?”

鼬沉默了,佐助却感受到了鼬手上轻微的颤抖,不禁把人又圈紧了些。也许是这个缘故,鼬很快恢复了平静。他闭眼就能看到南贺川猩红的乱石和激流,却又恍如隔世那么遥远。

 “他已经死了。”鼬听见自己说道。

佐助把头埋进哥哥的肩窝,讨好般蹭着。“呐呐,哥哥为什么能认出我?”佐助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鼬漫不经心地揉着佐助的头发,“大概是因为一模一样把”

“什么一样?”佐助抬头望着鼬,眼中闪着星星似的光芒。

“嘛,就是觉得佐助长大后就是这个样子,这样的感觉吧。”鼬有点不好意思,补充道:“除了你谁会叫我哥哥啊,笨蛋弟弟。”“啪”地一下弹在佐助光洁的额头上。

“痛!”佐助捂着额头,小声嘀咕:“谁是笨蛋啊。”又更深地埋进鼬的怀里。他一点也没觉得这是过分的亲密,他觉得远远不够,他把鼬牢牢地圈住,鼬默许了他,就像他们从未分开过。

他们都曾失去了重要的人,但他们一直拥有彼此。

佐助在入睡前低低地呢喃:“我再也不会失去你了”

 

鼬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他梦见了止水死后的事情。

那时的他受了很大的刺激,昏倒在了南贺崖边,清醒时夜风猎猎,一个人回到了家中。第二天族人来找他,他们不能接受止水的自杀,怀疑跟没有参加集会的他有关。他打开止水留下的遗书:[注2]

『我已经厌倦了任务,这样下去宇智波一族没有未来,我不想这样走下去了』

一族,一族,正是他们将止水作为王牌密谋着政变时,止水被团藏迫害,夺去了一只眼睛。他忍不住愤恨起这些狂妄自大的族人,他们睁着血红的眼睛,却看不到一族的衰败。让一个最热爱和平的男人挑起战争,企图为小小的赢面拉上所有人陪葬。只是为了一族的『名号』这样可笑的理由…

回过神时,警卫队被打倒的的族人已经被父亲扶了起来。

他难以抑制自己的愤怒,难以抑制失去止水所带来的愤怒:“我对这家族已经感到绝望了!”

“你太狂妄了!” “队长,把他抓起来吧!”

“哥哥快停下!”

 在气氛剑拔弩张之时,他听到佐助的呼喊。

佐助在害怕他,他看到了佐助眼中的恐惧,万花筒瞳力渐渐散去,他甚至有点后悔,但是他别无选择。

这注定是一条不归之路。

他看到那个夜晚佐助的脸。谎言说尽,他没想到中了月读后的佐助还能一路追上来。他沉默地捡起被佐助打落的护额,再不能多说一句话。

佐助的眼睛一直狠狠地盯着他的方向,终于体力不支地倒下。

“原谅我,佐助,不能陪你一起长大了”

鼬满脸泪水地醒来。


佐助也做了梦。梦见了那场久久无法熄灭天照的大雨,鼬的尸体真真切切地倒在他的身边。又梦见鼬在即将升天时,抵着他的额头说着告别的话。醒来时看见鼬坐在床前,佐助不管不顾地上前抱住他。

鼬的样子却有点不对劲,只是在他耳边轻轻地问:“佐助,你恨我吗?”

该来的终究是会来的,但这时的佐助却没有那么害怕。

“怎么会呢?”他亦凑在鼬的耳边小声地说,“哥哥是这个世上最爱我的人。”

[注2]:漫画第222话:鼬的疑惑

评论(1)
热度(5)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