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直线之外07

从移植眼睛到拆纱布大概需要一周的时间。这段时间鼬需要休息,佐助准备了充足的药品粮食和水,两个人没事就在洞里聊天,与世隔绝的样子,却一点也不无聊。

 “鸣人这家伙总是莫名其妙地跟我杠上,嘛,他是吊车尾,我是第一名,倒也是能够理解...

 “不过他太吵了,有时真的很受不了。有一天他又不知道抽哪门子的风,居然蹲在我的桌子上挑衅,结果被后面的人推了一把,居然亲上我的嘴,那个白痴,当时真想杀了他。不过那天下午,我就和吊车尾分到同一个组,想想真是孽缘…”

佐助装模作样地摆摆头,却发现原本不时附和一句的鼬居然没有反应.

 “佐助,我有些困了,想睡觉”

 “好的哥哥,我这就去给你铺床~”

 待鼬躺好,佐助偷偷俯身看着鼬,心里犯痒道:“哥哥难道是吃醋了?这么久远的醋也会吃…”语音未落,鼬就揽着佐助的脖子,准确地吻上他的唇,舌头还在上面舔了一下。

佐助的心脏都要停跳,鼬已经躺了回去,云淡风轻道:“你也该睡了”

佐助摸了摸嘴唇,按下鼓动到快要失常的心脏,在鼬身侧躺下。

他对着鼬冷俊的侧脸端详了半响,还是忍不住问:“刚才…哥哥是在吻我吗?”

良久的沉默,就在佐助以为鼬已经睡着时,鼬突然侧过身来,揽过佐助,给了他一个无比漫长而克制的吻。“睡吧”鼬蒙上了佐助的眼。


第二天两人都没有提昨天的事,倒是鼬的查克拉在一周的时间后已经完全恢复了,佐助却没能松一口气,虽然按照大蛇丸的卷轴准备了药物,他对哥哥的病却依旧毫无头绪。

他有意继续讲这些年的趣事,却发现十之八九都和那个吊车尾分不开,佐助想到昨晚哥哥反常的吻,一时有点讲不下去。没想到鼬主动提起他:“当时他们一队人马都在找你,却被阿飞困住,我趁机见了他一面,看得出来他很重视你。”

佐助不知道还有这茬,心虚地应了一声:“他说什么了?”

鼬语气平静:“他说他才是你的兄弟,而我不配做你的哥哥”

“那个笨蛋,”佐助一下急了,“他就是喜欢嚷嚷些蠢话,明明什么也不明白,哥哥不要听他乱说。”

 “不,我觉得他说得没错”鼬熟练地摸了摸佐助的头,“当年我把你打成重伤,也是他不管不顾地救下了你。我的确不是一个称职的哥哥——我一直想用‘守护木叶’的别天神阻止你复仇”

“别天神?止水兄的瞳术?”

“是的,我把别天神交给了鸣人,也多亏如此,我才能摆脱兜秽土转生的控制”

“原来是这样…”

 “现在想来,我终于没有辜负止水的托付…”说到这里,鼬却干咳了起来,嘴边渗出丝丝血迹,触目惊心。

 “哥哥!”佐助连忙把准备的药递了上去。

鼬一接到药,愣了一下,嘴角浮起淡然的弧度:“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佐助递上温水,说道:“我想起那时哥哥你老是吐血,所以找大蛇丸要了你以前的情报”怕鼬多想,又急忙补充道:“我问过大蛇丸,这是因为你长期使用万花筒对身体造成了太大的负担,所以只要多加注意,按时吃药就没事的”

鼬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了”仰头吞下苦涩的药片。

他清楚自己没多久可活了,却舍不得让佐助难过。

他没有看见佐助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评论
热度(6)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