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直线之外08

夜里,佐助给鼬的眼睛换药,他的动作轻柔,就像对待一件珍贵的易碎品。纱布一层层落下,摇曳的烛光照在鼬鸦翅般的垂睫上,佐助不禁看得痴了。

他的哥哥,与他最相似的是一双眼睛,最不同的也是这双眼睛。谁能想到,那个一贯冷酷沉默的大哥,拥有最似母亲的温柔双眸?

轻云蔽月,流风回雪。他仿佛看到了鼬睁开眼的样子,一眼就能洞穿他所有的慌乱不堪。

“哥哥”佐助捧起鼬的脸,在鼬的眼皮上落下羽毛般的吻,像是世上最虔诚的朝圣。

“怎么了”鼬温柔地问道。佐助感觉到自己在颤抖,白天的时候他还能镇静地对鼬撒谎,但夜里,他无法面对鼬的眼睛。

他本以为三个月的时间足够他找到解决的办法,但那些血迹却伴随着绝症二字在他心里烙下更深的烙印。他被恐惧完全吞没了——这种对未知的恐惧足以令他发狂。

吻不断落在鼬的眉眼、鼻梁、薄唇,瘦削的下巴,那种想要把鼬囚禁起来,让鼬只能看着自己一个人的心情又一次完全笼罩了他。

他轻咬着鼬的喉结,感受到鼬身体的战栗,鼬的头发从他的指间散落,终于,他听见自己的欲望说:“哥哥,我想要你” 

(开车被吞,长佩链接:)

http://allc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8233&highlight=%E7%9B%B4%E7%BA%BF%E4%B9%8B%E5%A4%96

评论(3)
热度(6)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