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直线之外10

“香燐…你先起来”佐助感觉到鼬正在看他,一时尴尬得无地自容。

一头红发的女子这才站起来,装作娇羞的样子不敢直视他。

“你们怎么来了”佐助看向不远处的水月。

“你的查克拉一度消失了好久,大蛇丸和重吾又不知道去哪了。后来我们回到基地才知道你已经离开了,真让人好找!”香燐瞬间恢复了元气,抢答道。

“嘛,大致就是这样,不过我和这个白痴女可不同,我只是路过而已”一口鲨鱼牙的少年说道。

“你说谁是白痴女?”香燐额头爆出青筋。眼看两人就要当街打起来,佐助只好无奈地制止道:“好了,有什么事先进去再说。”

“话说佐助,你身边这个人是谁啊,和你长得好像…”

佐助回头小心看了鼬一眼,发现鼬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才道:“他是我哥哥…”

“哇”话音未落,香燐已经凑近鼬花痴起来,“你的哥哥实在是太帅了,仔细看看,不止长相,连这种冷酷的气质也…啊,不过你放心佐助,我只是爱屋及乌,我对你的爱是永远不会动摇的!不过真的好帅啊…”

“够了!”佐助忍无可忍,一手把香燐提进了丸子店。

 

丸子店内,多亏了香燐花痴不止的大嗓门,四面八方向宇智波兄弟投来的惊羡目光比往常多了十倍不止,又被爱的女战士香燐一一回敬。

佐助的额头几乎要滴汗,鼬却依旧淡定地吃着丸子。

“佐助,你之后有什么打算”水月好不容易逮到空隙,见缝插针地问道。

“没什么,我打算回木叶一趟”佐助说着又瞟了一眼鼬。

“什么!你还打算去木叶复仇?”水月忙喝了一口水为自己压惊,“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统治世界吗?”

“谁说要一起统治世界了”佐助扶额,“我那时只是没有想好要做什么,现在回木叶是为了给哥哥治病。”

“骗人吧?”水月和香燐不约而同地瞪大了眼,香燐心直口快:“你哥那么强还需要医生?不会是秽土转生的后遗症吧?”

佐助: “……”

“啊,说起来,大蛇丸有一份卷轴交给你,”水月递给佐助道,“这是当年秽土转生的开发资料,还补充了一些最近的研究成果,可能对你有点用处。”

“嗯,谢啦”佐助结果卷轴,淡淡道。

水月和香燐这次是真的目瞪口呆。水月下巴半天合不拢,道:“佐助你,居然,会道谢,太阳不会是从西边出来了吧”

一旁的鼬忍不住笑了出来,佐助不自然地移开目光。

香燐连忙赏水月一记暴栗,也娇羞道:“佐助你变了好多,连查克拉都变得温柔又明亮起来,是不是,终于意识到对我…”

“香燐”“嗯?”

“谢谢你救我”

“呀,道谢什么的,多让人不好意思啊。”香燐捂脸,她从内心感到,佐助和以前完全不同了,甚至比第一次见面时,多了一些道不明的感情在里面。仿佛鸟归森林,鱼入大海,佐助的灵魂得到了真正的自由,也不会再有她的位置了。

佐助注意到哥哥把盘里的丸子吃完了,起身向他们道别。

旅馆里,鼬去洗澡,佐助打开大蛇丸的卷轴看。里面先记载了秽土转生的风险和操作,这些佐助早已看过。后面又说鼬之所以会失忆,应该是生前某个时刻受过重大的刺激,自然就能恢复。佐助想应该是鼬万花筒开眼的事,因此记忆暂时停留在了十二岁。最重要的是关于鼬绝症的资料,佐助专心地读着,却没察觉到鼬悄悄地靠近。

“嗯?原来大蛇丸对禁术这么有研究啊”

他的头发还没擦干,水滴下来,佐助怕鼬看出绝症的端倪,只来得及看到“轮回天生”的字眼,就匆匆合上了卷轴。

“你先把头发擦干啦”

鼬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佐助无奈,只好亲自帮他擦起了头发。

评论
热度(6)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