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直线之外13

他们买了些生活用品,佐助带着鼬往以前的公寓走去。

鼬洗完澡出来,佐助连忙为他披上羽织。

“佐助现在真是体贴呢”鼬笑任佐助从后面环抱住他,为他系上衣带。

“少来了哥哥,”佐助迷恋地呼吸着鼬身上沐浴露的香气,“那,我去洗澡了,别忘了吃药”

“嗯。”鼬开始环顾起佐助的屋子,即使三年无人居住,不过被佐助略微打扫一下,就极度的整洁了。一室一厅一厨一卫,一个观景的露台。墙上挂着“伊达男”的字幅,像是父亲的笔迹。卧室的布置和佐助以前的房间一模一样。

桌柜上摆着忍法卷轴和书,应该是没来及收走。一边是热水和药物,看起来是刚刚为他准备的。鼬乖乖坐下吃药,打量着这个房间,居然没有一点少年人的痕迹。

他想起佐助小时候屋子里堆的满满的儿童玩具,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哥哥在想什么呢”佐助的穿着随意了许多,一件黑色的连衣短裤,赤着脚走了出来。

鼬向佐助招了招手,佐助便扑到他怀里。

鼬有下没下地擦着他的头发,佐助像只小猫般蹭着他。

“佐助一直都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啊,当然,这是三代目安排的,之后我一直住在这里”

“那吃饭…佐助并不会做饭吧?”

“简单的食物我还是会做的啦,楼下也有便当店,明天我给哥哥买吧”

“正好材料买了许多…明天…我来给佐助做饭吧”

“欸?哥哥还会做饭啊”佐助没往心里去,“太累了可不好”

他的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两具身体隔着衣物炽热得贴在一起。

“佐助”鼬把情动的佐助托在腿上,轻揉了一下佐助的屁股。佐助顿时无力地贴着他的耳朵喘息。

鼬从大腿处拉开佐助侧边的拉链,伸进手勾勒出佐助挺翘的臀线,“原来没穿内裤呢”

他的手抚过佐助的敏感的尾椎和腰肢,很快的,佐助的连体衣便被完整的剥落下来,像是一只从蛋壳孵化而出的小鸡,光洁的皮肤在瑟瑟发抖。

褪下的衣服正好堆落在腰间,挡住了关键的部位。即使如此,少年白`皙而精美的身体,已然具备着致命的吸引力。

以下内容需要积分高于 1 才可浏览

http://173.255.216.198/allcp.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8233&page=1&extra=#pid1861387 

评论(1)
热度(13)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