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直线之外14

鼬神清气爽地醒来,发现一向早起的佐助居然还在睡。

他摸摸佐助的脸,没有发烧,看来昨天还是折腾的太狠了。


“鼬,你在...做饭吗?”佐助打着哈欠出来时,发现饭厅的地板上摆满了煎蛋的成品。

“不准动!”正在洗锅的鼬转过身,“我一定会让你吃到最完美的煎蛋!”

佐助只好乖乖坐下。

“预热...倒油...好的....接下来就是等待恰当的时机...”

鼬絮絮叨叨着陌生的咒语,佐助惊讶的发现每一份煎蛋上都笼罩上了万花筒的图样...

“喂,鼬...难道你...”

昨天才买的一盒鸡蛋空空如也,而鼬手上剩下的最后一个正以堪比慢镜头的速度缓慢下锅。

围着围裙的鼬以肉眼难以跟上的飞速挑掉了上面微小的蛋壳,加佐料,盖锅。

在最恰当的时机揭开锅盖,那边面包机火候正好地发出“叮”的一声。完美而昂贵的煎蛋吐司终于完成了,佐助不禁松了一口气。

双黄蛋上用酱汁绘了两个家徽,是母亲以前常用的小情趣。[注4]

“我开动了”不得不说,味道和外形都无可挑剔,如果不是知道浪费了一整盒的鸡蛋的话。

“佐助,你要出门?”

“啊,昨天和鸣人约了在公园见面,应该不回来吃饭了” 佐助又咬下一口吐司,“哥哥怎么不吃?”

鼬盯着他看了很久。

“怎..怎么?”

“佐助,你打算穿这样的衣服去见别人?”

“哈?”佐助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跟往常一样的白衣系着腰带,裤子也好好的穿着,“我一直穿这样的衣服啊”

“把衣服换了”鼬伸进佐助因没有拉好拉链而大开的衣领,捻起他胸前的红点,佐助不禁闷哼一声,“你这里还肿着,是想给谁看?”

“谁会没事注意这…”佐助看到鼬的眼神,闭上了嘴,“我知道了…”

“算了,你先吃着,我去拿衣服给你。”

“还不是因为你...”佐助对着鼬的背影小声咕哝,被碰过的地方阵阵发疼。

 

“来啦,佐助,嗯?”鸣人打量着佐助早上被鼬强行换上的黑色高领族衣,“总觉得,佐助你今天看起来和以往有点不一样…”

“只是换回以前的衣服而已,呆子。”佐助打断鸣人的苦想。

“不…是气质上的变化,怎么感觉佐助你…一晚上不见,怎么说呢?变得更美了?不对不对。更诱人了?也不对…”

佐助额头开始冒汗。

“不说这个了佐助,大家知道你回来的消息,都想见见你,所以就一起来啦~”

雏田在鸣人边上羞答答道:“那个,佐助君,谢谢你和鸣人解开了我们的无限月读”

“嘛,既然卡卡西都对你免责了,相信你也不会再乱来了吧”鹿丸开口道。

“欢迎回来,佐助~”以井野为代表的其他人也一并说道。

丁次吞下一把薯片,笑呵呵道:“我们这届人马也算再次齐聚了...”

“可惜宁次他...”小李不禁流下伤感的泪水。

“好啦小李”天天在一旁安慰道。


油女志乃慢条斯理地问:“听说佐助君之后要加入暗部?”

佐助答道:“啊,不过有重要的事情要先完成。”

“呐呐,听我说啊。我们这届人里,只有鸣人和佐助没有通过中忍考试了~”井野想到有可能再欣赏到佐助迷人的战姿,一脸激动。

“吓?”怎么大家还记得这茬啊,鸣人无力想道。

“对哦,就只有你和鸣人还是下忍了”牙也很激动,赤丸汪了两声表示附议。

“别老惦记着这种事啦”鸣人的抗议很快被大家兴奋的讨论淹没。

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在丁次的提议下搓了一顿烤肉,方尽兴的离去。

 

夕阳下,鸣人问佐助:“佐助,昨天说的因陀罗的事,具体应该怎么做?”

“你现在还能感受到阿修罗的查克拉吗?”

“嗯…”鸣人憋了一会气,放弃道:“不行,在封印完辉夜姬后,那股查克拉好像消失了,六道老头说我们是他们最后一世的转生者了,不会已经离开了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因陀罗确实还存在我的意识里,还和我说过话,他说有办法救鼬,不过要先见你体内的阿修罗一面。”

“话是这样说啦,可是我回去以后,阿修罗并没有来找我,应该怎么让他们见面啊?”鸣人愁眉苦脸道。

佐助想了想,道:“不如,我们再结一次子之印吧?”

鸣人想起当时就是结子之印解开了无限月读,点头道:“有道理,那就开始吧”


[注4]:参考《究极忍者风暴革命》过场动画情节和英文字幕

评论
热度(10)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