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其他

was it a vision, or a waking dream?

                    ——[ode to a nightingale]

有时回想大学的生活,总觉得事情在一件件脱轨。恍惚间又觉得自己患了许久的抑郁和哑症,无端池皱,风波喑哑。有些狂热与喜爱也随之剥落,转眼来到了西元2017年的4月。

我看的第一本耽美小说是巫哲的《表弟凶猛》,作为一个即将步入CS学院的准大学生, 对于优秀的码农左航隐隐有种向往。这种对他人人生和爱情的向往依然体现在擅长写现代文的巫哲目前连载的作品《撒野》之中。仿佛看着蒋丞学霸考上人大法院自己也能跟着学霸起来似的。逃避学业似的玩小提琴,用garageband编写曲子。

写出好作品的大大在现实中也都是非常优秀的人。写作只是她们的爱好之一,我能感觉得到。无论是复旦数学金融的priest,想去读她读过的每一本书。还是擅长睡前小故事的人大哲学系研究生亡沙漏。还有我并未见面却迷恋她每一篇文笔触的芥末君。闲相饮、人体骨架,还有非天夜翔的古风。他们带给我的感动都是美好的,仿佛近在咫尺。但是今日却也觉得天涯。

我很喜欢【公子长佩】这个论坛,见到了许许多多有趣的人和脑洞。去年夏天我觉得自己到了一片美好的桃花源,也燃烧了一些写作的热情。那两周我觉得很快乐。但是我过度沉迷于此了。冬天的时候我重复着刷帖,却不无刺眼的发现,那些美好的爱情都是千篇一律,发生在[美人][精英]的身上。我沉迷于此,却忘了自己只是试图在其中找些许可怜的存在感,找一些触动,共鸣,哭泣的理由。

耽美小说,是我的舒适区,我曾经在倍感压力无助的时候,开始重温《入戏》《相见欢》《大哥》《魔道祖师》,我深切感觉到这些文字提供给我的【舒适区】是那么高效温暖,就像小女孩的柴油打火机。

——但是柴油总是要燃尽的。

小说是高度有序的人生经验,好的原耽具有非常丰富的想象力与知识。我还记得寒假的某个夜晚为一银币一磅买来的恶魔尖尖的指甲戳着红色毛线杯套落泪。我依旧期待着收藏列表里面的故事有一段感人的过程和温馨的结局。但是有一天冬天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来了。它让我感到些许寒冷。我的列车脱轨到了冰原,发现夜晚空荡荡。

如果列车继续行驶,它将划过黑暗,在荒原里划出独特的轨迹。一味摩擦柴油打火机是无法驱赶寒冷的。除了火柴片刻的火花,我还应该去看看星光。

                                                                        2017/04/06             00:05

评论
热度(2)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