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公子恒

“你抬手就能触摸我,你抬耳就能聆听我;
你睁开眼,就能看到我。”——《绿洲》
几天前读了公子恒的《电梯》,折服于其文笔,
于是读了《婚礼》和
《迟爱农》
他在我面前站定,微笑着说:“昨天晚上,我梦见了你。”他伸出手,抚上我的脸,叹道:“清严!清严……你还是这么美。”

“当你像十年前那样,温柔抱我的时候,我便知道,你终于回来了。”

我捉住他的手,放在唇边,眼中的泪,流了满脸:“你受苦了。”他轻轻拭去我的泪:“你走时留下一封信,让我等你回来接我。我等你,从来就没有后悔,就算再有十年,就算再有百年,我也会一直等下去。”

“只是没有想到,”他低低地说,“等来的,竟是你的魂魄。”

我望向来时的鬼路,眼中止不住流泪。这条路,我走了整整十年,沿途寻觅那个高而英挺的身影,想要告诉他:莫要再等,我早已在抵达法国的次月,便死了。我的记忆,渐渐有些模糊,只清晰地觉到在找寻什么,具体的明细,却又忘了。

我同他交握着手,于混沌的黑暗中向前走去。我想起那个和尚所说的话,现在的我,是真的找到了归宿罢。

“我见到你,本是想对你说,忘了我,好好地活……没想你却……”

“只有同你在一起,我才会好。”

多么暖心的故事啊,让我想到《我不是死了么》里季姚不断拨打的号码,但那个故事的发展却是人心的崩塌与无力。所以我以为公子恒只是喜欢写灵异罢了,骨子里还是HE。

然后今晚我读了《悲惨世界》感觉又是治愈
《男宠》短小,但南面自尽还是很凄美的。
然后是《富江》,虽然哪里怪怪的但不得不说父子以及伊藤润二的设定有点带感,尚在承受范围以内。
《流年》未竟不做评价
然后我点开了《阳光灿烂的日子》,tmn,怎么说切JJ就切了,好好做手术怎么样,随便拿菜刀油灰吸管搞定还要科学干什么,能不能像陶合一样专业啊。然后我也接受了,但是!怎么最后也没在一起!书名明明就叫做阳光灿烂!我在床上爆了个粗口,又忍不住点开下一篇。
然后就是今天的重头戏了——《绿洲》
本来我以为还是跟他一贯的那样随便发泄那种,凄惶惨烈也是美么(重口味),但是看了番外我tm直接就炸了,没错,是爆炸!直接飙泪啊,正文埋下了多少伏笔
啊,这功力我感觉又爱了起来(虽然作者早就封笔了)

你抬手就能触摸我,你抬耳就能聆听我;
你睁开眼,就能看到我。

正文是沙漠版的盲人和他的企鹅肉恋人,盲人已经疯了,怀疑受要吃他肉,各种虐受,后来粮食和水都没了,受真的割肉给盲人吃。最后受背着盲人看到了绿洲,永远倒下了。
番外是旁述,原来受为了救攻被炮轰死了,攻带着受的尸体从战场上逃进了沙漠。最后到底有没有绿洲,我不知道,只记得正文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当时在沙漠里,攻和受残缺的身体来了最后一炮:
“这个男人,每一滴血,每一块肉,每一根骨都是他的。”

在战火前受未能送出的情书上写着:
你抬手就能触摸我,你抬耳就能聆听我;
你睁开眼,就能看到我。

泣不成声,这故事实在是写得太好,生生死死,绿洲遥不可及,却被爱情跨越永恒。
献上一朵彼岸花,给文中世间来来去去的痴情人。

评论
热度(5)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