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直线之外06

“怎么会呢?”他亦凑在鼬的耳边小声地说,“哥哥是这个世上最爱我的人。”他很自然地在鼬的唇边落下一个吻:“我都知道。”

鼬怔住良久。

鼬的查克拉恢复了一些,佐助不禁担心鼬的心理状况,从鼬的反应上来看,他应该是回忆起了屠村之时的事.但自早上的那一吻后,鼬反常的沉默,对外界的一切不闻不问。

佐助通灵出了鹰,驮着他们飞往晓组织基地,打算给鼬移植新的眼睛。临近中午的时候,天空又下起了雨,佐助只好拉着鼬躲进山洞。

 “这个季节老是下雨,真让人头疼,还好哥哥没被淋到” 佐助打量着鼬身上穿的衣服,他的衣服宽大,所以大小还算合适。不过想到印象中的哥哥永远都穿着晓组织的黑袍,佐助就觉得此时鼬腰间的绳结格外新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鼬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佐助刚要说话,鼬却无知无觉地迈步走进了雨中。

“喂,哥哥”佐助无比担忧起来,对于一个失去十年记忆的人,回想起那些惨烈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接受吧。他看着鼬融入雨中的背影,不知为何,仿佛在哭泣一般。

 佐助心里猛地一跳:“笨蛋哥哥快回来!你的身体还没有好!”

他有些气急地脱下上衣,跟着冲进雨中,却听到鼬望着天边的方向,似是在自言自语:“你被卷入迪达拉自爆中的那一天,就是这样的雨天。鬼鲛说如此宇智波一族就只剩我一人了…”

佐助愣了一下,匆匆把上衣披在鼬的头上,心里很不是滋味。雨势连绵不绝,鼬的声音仿佛隔了一个世纪那么远:“可我知道不会,在亲手杀死我之前,你是不会死的…我只是担心,自己能不能陪你走到那一刻…”

佐助狠狠抱住了鼬,他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开口却已是哭腔:“不要说了!混蛋…”骤雨无声吞没了佐助的恸哭。

直到雨势渐小,鼬才从回忆中慢慢回过头,他看着胸前佐助狼狈的湿发,心里莫名疼痛起来。他记起每一次离别,佐助倔强而悲伤的脸,他亦想起早上佐助的吻中对他深深的眷恋。他甚至忆起小时候,佐助每天泪流不止地目送他上学,回家后便抱着他再也不撒手,便是现在这样,叫他不忍心再离开。

可他清楚自己早已身患绝症,不过时间长短罢了。“对不起,佐助”他轻轻回抱住佐助,感到年轻而赤裸的身体在雨中微微发凉。

天边渐渐露出日光。

很突然的,宇智波鼬就恢复了生前所有的记忆,短暂得仿佛昨天十二岁的鼬只是回光返照一般。佐助细致地给鼬擦干身体:“哥哥的左眼用了伊邪那美后失明了,我打算把我之前的万花筒移植哥哥”

 “嗯”鼬拿过毛巾,帮佐助擦着头发,佐助的动作不禁一顿。 “佐助,你的左眼?”

佐助便将鼬解除秽土转生后的事情,完整地复述了一遍。

鼬听完,笑着揉了揉佐助擦干的头发,乱糟糟的像个鸟窝,他情不自禁地在佐助耳边啾了一下:“佐助真的是长大了呢”这是他们幼时常有的亲密。

佐助却为此闹了个大红脸,想到了早上自己在哥哥嘴角落下的吻,一阵心悸。“我早就不是小孩了!”“是,佐助”鼬笑眯眯的,佐助觉得自己全身发烫。

带土收集的宇智波一族的眼睛依旧在培养架上整齐地排列着,佐助取出自己的,放在一边的托盘上。“要开始了”

鼬点点头,安静地躺下。佐助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一直追逐的男人,莫名又有点想哭。

“你又哭了吗佐助?”男人好看的唇形微微张闔。他闭着眼摇了摇头,似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我不会丢下你的”

 “闭嘴,你都想起来了吧,你这个毫无信誉度的骗子!”

 “嗯”鼬从善如流地闭上嘴。

评论
热度(6)
© L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