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鼬/因修/斑泉/带卡 宇智波骨科重患者
 

直线之外09

快要醒来的时候,佐助听见有人在对他说话。

“喂,听得见吗?回答我。”

是谁在说话?这是...在他的脑子里?

“没错,”一个人影浮现在他的眼前,“我是因陀罗”

佐助被完全扯进查克拉的意识里。虽说之前也能感受到这份查克拉的存在,但他还是第一次清晰见到了因陀罗具体的样子。面容清濯,一头黑发,鲜红的写轮眼下两抹深灰,像是一尊阴沉的修罗。

“你不是...已经离开了吗?”在封印完辉夜姬后,因陀罗的查克拉已经随着阴之力消失了,他一度是这样感觉的。

因陀罗俯视着佐助,一脸冰霜又下沉了几分:“你和阿修罗那小子的转世者还没有决战,我是不能离开的”

“哈?”

“老头传给你们的力量就是我和阿修罗的力量,你们是我们的最后一世了,查克拉本已所剩无几,却被这力量困在了这里”因陀罗冷漠道,“我本想波动你和阿修罗决战,好趁机离开,没想到你一直被你哥哥的事占满了内心,直到现在我才找到机会出来”

佐助想起自己听到大蛇丸说鼬得绝症时,左眼疯狂的跳动,一时恍然,原来是查克拉的缘故。

“我有办法救你的哥哥”因陀罗揣起两手白袖,淡淡说道,“不过我得先见阿修罗一面”

“什么?怎么救?”佐助几乎要跳起来。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因陀罗高深莫测道。

佐助还想问什么,人却已经醒了。昨天睡得太沉,他简单清理了一下鼬和自己的身体。鼬还在熟睡,佐助眼中流露出温柔,帮他盖好被子便离开了,因陀罗的话对他而言算意外之喜。

回来时天已大明,佐助有下没下地轻轻触碰着鼬纱布下的眼角。“醒了?”

“嗯”鼬捉住佐助的手,放在嘴边轻啄了一下,“什么事这么高兴?”

佐助细细描绘着他好看的唇线,说道:“哥哥答应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了”

鼬浅笑着要取下纱布,佐助制止了他。两人交换了一个不带情 ' 欲的吻。

这天天气不错,刚下过雨的天空水洗般澄净,佐助特意牵着鼬来到外面,说是要给他一个惊喜。

“佐助”鼬好笑着配合他,“我肚子饿了”

“好了”佐助轻轻取下鼬的眼布。映入鼬双眼的是一棵古早的樱树,秋风吹来,落英纷飞,像是一个美好的幻境。

树下已布置好了野餐的食物。三色丸,木鱼饭团,昆布饭团,各种甜食。

佐助拉着鼬坐下时,鼬难得吃惊得眨了眨眼睛,“这都是你准备的?”

“嗯”佐助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下巴,“我记得哥哥喜欢吃甜食”

漫天的樱花中,鼬在佐助脸颊上落下一吻,“谢谢你,佐助”

他的眼睛里流转着和佐助相同的神采,是兄弟间才能共有的永恒。

佐助急忙蒙住他的眼睛,“不要擅自用万花筒啦笨蛋哥哥”

“对不起,自然而然就...”两人在树下笑了起来。


饭后,佐助向鼬说了想回木叶的事,只说木叶有更好的医者,希望鼬能去看看。鼬同意了。

两人向东边出发。一路上不少村落虽受到了战火的波及,却依旧欣欣向荣。此次大战后,影村之间关系融洽了许多,也算是一件好事。

路过泷之国境内,佐助正在跟鼬研究街边的风车,猝不及防地被远处跑来的人影扑倒:

“佐助!真的是佐助!你还活着!真让人担心一场!”

评论
热度(4)
© Lo | Powered by LOFTER